加入收藏 热线电话:88512696 | Email:jmwchina@126.com
首页 镇街 专题 文化 旅游 美食 市场 摄影 微电影 理论学习
重点推荐: 速览即墨 《新即墨》报 网上读报 即墨古城
社会 当前位置 : 首页> 新闻> 社会
今日资讯
通济新经济区:特色农业生态园荒地长出.. [01-21]
@所有人 新纳入青岛规划的11个地方.. [01-21]
品美食购特产赏非遗 来即墨古城享最浓.. [01-21]
度假区:一张智慧网助力社会治理精细化 [01-21]
【图文】即墨乡村美如画 [01-21]
即墨段泊岚6所小学新建塑胶操场正式投.. [01-21]
【征集】这个春节 以你的方式打开 [01-21]
北航青岛校区本月开工 将于2020年.. [01-18]
即墨区组织召开建设工程电子交易系统培.. [01-18]
即墨一项目获青岛2018年“国际科技.. [01-18]
即墨区十八届人大常委会举行第十七次会.. [01-18]
新春灯会和民舞踩街推进会议召开 [01-18]
【2018精彩回眸】逐梦深蓝,打造海.. [01-18]
即墨大沽河畔“鸡蛋香” [01-18]
即墨区春运工作会议召开 [01-18]
即墨区机构改革具有六大特点 [01-18]
即墨区设置区级党政机构37个 [01-18]
年味儿 从小小灌肠飘出来 [01-17]
即墨法院蓝村法庭收到粮农锦旗 [01-17]
【文史即墨】即墨的红色根据地——西北.. [01-17]
即墨发布 中国即墨网
【墨水流韵】刻在记忆里的“大金鹿”
2018-09-14 08:02:00  来源:新即墨

七月,一个闷热的中午,接着放学的儿子往家赶,在路口拐弯处,看到一老翁正驾驶三轮车从我家门口开走。“哎,这不是咱家的那辆‘大金鹿’自行车吗?怎么给拉走了?”儿子和我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。于是急匆匆跑回家,问正在做饭的妻子:“刚才一收废品的老人将咱家那辆‘大金鹿’给拉走了,怎么回事?是不是给卖了?”妻子边做菜边指着放在玻璃茶几上的钱说:“我嫌它占地方,给卖了,人家给了15元就把车子拉走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也不商量商量,就自作主张给卖了?”我有些急躁地问,妻子有一搭无一搭地说:“有什么好商量的,不就是一辆破自行车嘛,又笨又旧谁还能骑?”我无言以对,看着茶几上静静躺着的十五元,有些哽咽,一种说不出的酸楚涌上心头,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。

那还是改革开放的初期,我家住在即墨“西北洼”的农村。父亲是一名被大队推荐到“公社”的“修路工”,工作单位离家远,每次回家要走几个小时的路,为了能够来回方便,借钱买了一辆青岛产“大金鹿”牌自行车,时价153元。当时这可不是个小数目,是父亲挣一年的工资。自从有了“大金鹿”后,家里串门的客人可不少,不是今天这家有喜事借,就是那家走亲戚预定(因为父亲要骑着它上班,所以只有休班回家的时候才有空闲)。有的时候,为了给别人家应急方便,父亲干脆就将“大金鹿”放在家里。

后来我上学了,每次放学回家,只要“大金鹿”在家,我都会先抓紧完成作业,瞒着母亲学骑自行车。“大金鹿”不愧是硬牌子,货真量足,倒地后要将它扶起来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来说很费力。慢慢的,我想出了一个好主意:将大金鹿推到学校的操场上,用一根3米长的木棍绑在“大金鹿”的后座架上,开始学骑车。在小伙伴的帮助下,经过几次失败后我终于学会“搀空”骑车了。一个星期天的中午,趁大人们午休的时候,我又偷偷地将“大金鹿”推到操场上练车技,越练越胆大,越觉得不过瘾,就尝试着专找下坡路寻找刺激,谁知在下一陡坡时由于经验不足,车速太快刹不住车,撞在一棵树上,连车带人翻了个大跟头,刹那间眼冒金星。我害怕极了,心想这可闯下大祸了。又怕被人家看见嘲笑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“大金鹿”扶起,仔细一看,前轮被树撞弯了圈,手把上的铃铛分了家,车脚闸也碰进去了。幸亏后座架上绑着大粗杆,要不后果不堪设想。过了一阵儿,痛疼袭来,原来胳膊被沙子擦出了一道明显的血印,腿上的裤子被刮了个大洞,膝盖划开了一道口子,殷红的鲜血渗透了裤子。我忍着剧痛推着受伤的“大金鹿”胆战心惊地回到了家,如实地向母亲说明了事情的经过,母亲心疼地带我到诊所把伤口清理和包扎了一番,并嘱咐说下不为例。

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再没敢碰那辆“大金鹿”。后来父亲休班回家,母亲诉说了缘由,我战战兢兢地与父亲保持距离,生怕挨打或责骂,但父亲没有责怪,相反还告诫我说:“等你长大了再学也不晚,一定要注意安全啊!”那次事件后,父亲将“大金鹿”带回城里全面地进行了检修。

我参加工作前的那天晚上,父母语重心长地教导我:“从明天起你就正式上班了,说明你已长大成人。走上社会后,一定要听从单位领导的话,年轻人多吃点苦有好处,千万不要给单位和领导抹黑。”父亲决定将陪伴他多年的“大金鹿”送给我,并再三嘱咐我:“‘大金鹿’在你身边陪伴你如同我们在你身边一样,不要挂念家里的事,干好你的本职工作……”

后来,父亲去世了,他留给我的那辆“大金鹿”也完成了它的使命。但它陪伴着我们家走过的严寒酷暑、走过的坎坷和幸福,永远刻在我的记忆里。(周进业)



精彩评论: